中国期刊论文网
qq/400电话

考试动态

2020年07月15日 星期三

生源萎缩分数超低 成人高考颓势尽显引存废之争

来源:信息在线   发布时间:2012.11.27   作者:

生源萎缩分数超低 成人高考颓势尽显引存废之争

 本月中旬,市教育考试院正式公布了2012年上海市成人高校招生最低录取控制分数线。记者发现,今年成人高考[微博]录取分数线再创近年新低,其中,经管类专升本分数线为110分,即平均每门科目只要考36.7分(满分为150分),就能上本科。

  成人高考录取分数线似乎已低至无底线,报考人数却依然逐年下降,本市成人高校招生计划已连续三年无法完成。

  本报记者 朱文娟

  成人高考录取分数线再创新低

  11月14日,市教育考试院在其官方网站公布了今年的成人高考最低录取分数线。记者对比后发现,最近7年来,除法学类、教育类、农学类专升本的分数线相对较为平稳,其它类专升本的录取分数线均逐年下降,今年的分数线更是再创新低。其中,今年文史类专升本最低线为190分(满分为450分),理工类最低线为122分(满分为450分),经管类最低线为110分(满分为450分),分别较去年降了10分、8分、10分,较2006年则分别降低62分、27分、62分。

  此外,今年文科类高起本最低线为191分(满分为600分),理科类高起本最低线为165分(满分为600分),均较去年下降10分,较2006年则分别下降了89分、54分。高起专分数线则相对平稳,其中理科类的最低录取分数线已经连续7年为100分(满分为450分),这也就意味着,满分150分的单科考试,只要平均考到33.4分即可以考上专科。

  总分450分的卷子考100分是什么概念?一位老师告诉记者,语文考试不用复习,凭一般高中毕业生的文学常识也能考个七八十分。更何况,在三门考试中,都有大量的客观题,就是碰运气,一门科最少也能考个一二十分,多则四五十分。而只要再多考10分,就可以考上经管类本科。

  记者调查后发现,由于生源少,不少成人高校近年来都是擦着最低分数线录取。以复旦大学[微博]为例,2011年该校文史类专升本的录取分数线为203分;理工类专升本的录取分数线为148分;经管类专升本的录取分数线为121分;分别较当年专升本最低录取分数线高3分、18分、1分。2011年该校文科类高起本的录取分数线为201分,理科类高起本的录取分数线为175分,这已经是当年高起本的最低录取分数线。

  知名大学的录取分数线都仅能擦着最低分数线,其他学校的录取分数线情况可想而知。个别学校为招募学生,甚至要在最低录取分数线再降20分。

  对此,教育部曾经发布通知要求,各招生考试机构不得单纯为完成招生计划或为争取调整计划而降低录取标准。尽管如此,事实上各院校的成考录取已基本失去“门槛”。对此,一位老师感叹说:“成人高考生源趋于枯竭,考试就成了走过场,没有什么意义了。”

  招生计划已连续三年未完成

  尽管最低录取分数线似已低至无底线,记者粗略统计后却发现,从2009年开始,本市成人高校的招生计划至今已连续3年无法完成。

  2009年,本市成人高考本科招生计划完成94.1%,专科招生计划完成89.5%;2010年,本科招生计划完成89.3%,专科招生计划完成83.9%;2011年,本科招生计划完成92.9%,专科招生计划完成80.2%,当年的专科生源数量甚至低于招生计划数。今年,不少成人高校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恐怕难以完成招生计划。

  “2009年,华师大成人高校的学生数量达到最高峰,约有6000余人,今年报名的只有3000多人。”华师大继续教育学院招生办公室主任施生观告诉记者,华师大成人高教近年来的生源数量逐年下降,过去生源最好的学前教育专业,如今生源也已下降近10%。

  复旦大学今年的成人高考生源也较去年下降约8%。复旦大学继续教育学院招办主任姜为告诉记者,最近几年,该校继续教育学院已经有两三个专业因为招不到足够的学生而停招,比如社会学专业。

  与知名大学相比,另一些学校所受的影响可能更大。上海电子信息职业技术学院继续教育学院副院长吴亚人告诉记者,前年,该校成人教育还能完成招生计划,一共招到100多人;去年,招生数量就剩下前年的一半,今年该校的招生计划只有50人。

  》为何成人高考遇冷

  办学模式单一,转型慢,与社会需求部分脱节

  成人高考何以遇冷?姜为分析认为,近年来随着普通高校扩招,高考录取率逐年提高,报考限制越来越少,更多的人选择参加普通高考,进入普通高校就读,留给成人高考的生源本身已经不多。记者了解到,今年,本市共有6.5万名考生参加成人高考,去年、前年这一数字为7.1万人,2009年为8.1万人,2008年为9.1万人。

  此外,如今人们的学习渠道也已逐渐拓宽、增多。过去,“三校生”毕业后有相当部分会选择成人高校深造,如今随着升入大学的途径越来越畅通,越来越多“三校生”选择通过自考、专科自主招生、三校生高考等途径升学。

  除了自考,电大、远程网络教育等在一定程度上也分流了一部分成人高考生源。华东理工大学[微博]继续教育学院副院长张雪芹分析认为,“成考、网络教育、自考、电大等教育方式针对的人群都一样,也就是说,大家分的是同一块蛋糕。这给成人高考带来了一定的竞争压力。”施生观也告诉记者,成人高校间的竞争也分流了部分生源。前几年,华东师范大学[微博]继续教育学院开设的人力资源专业每年约有四五百人,现在则只有二三百人。“这两年,其他高校的人力资源专业也陆续开出来了,分走了一部分生源。”施生观说。

  造成成人高考遇冷的第三个原因则在于,目前成人高教仍以学历教育为主,办学模式比较单一。办学与社会需求相脱节,专业设置不能及时根据市场调节。“比如有些专业过于老化,如我们的广告学、政治学与行政学,今年的报名情况不太好,明年我们可能会取消这两个专业。此前,我们已经停掉了社会体育专业的招生。”施生观告诉记者,除了调整报名情况不乐观的专业,华师大也积极申报一些更符合现代社会需求的新专业。

  “但问题是,我们上报新专业需要教育部的审批,今年申报新专业的话明年才可以招生。”施生观分析认为,成人教育的机制、体制存在一些问题,转型慢也是造成成人高考遇冷的一个原因。

  从成人高校的内在原因分析,施生观认为,“现在成人高校收费低,学院办学的积极性不是很高。”也是造成成人高考失去吸引力的一个重要原因。再加上成人高考学历在社会上的认可度不高,不属于“全日制学历”,导致成人高考学历近年来越来越不受青睐。

  》历史

  上世纪90年代,成人高考很受欢迎

  “其实,我自己就是成人高考毕业的学生。”上海电子信息职业技术学院继续教育学院副院长吴亚人告诉记者,他接受成人教育的上世纪90年代,成人高考还很受欢迎。据介绍,早在文革前,我国就已有成人高考。1986年,原国家教委对各类成人高等学校实行全国统一招生考试。

  他坦言,当时成人高等教育的参与对象主要是“文革”中失去教育机会的一代,其功能是高等学历的补偿教育。此后,成人高校又成为高考落榜生接受继续教育的一个重要途径。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成人高考是不折不扣的选拔性考试。在当时,报考和录取比例通常在2:1甚至是更高的比例。即使是高考落榜生,也要通过努力复习才能考上。

  近年来,随着高校扩招步伐的不断加大,高考录取率不断攀升,落榜生逐年减少,再加上最近几年网络远程教育兴盛,成人教育生源迅速萎缩。前些年,上海每年的招生规模达到9万余人,而今年的招生计划约为5万余人。目前,本市约有20万成人高校在校生,分为高中升高职高专、高中升本科、专科升本科3种形式。

  》新变化

  白领和外来人员是成人高考新生源

  尽管成人高考报名人数逐年下降,但在另一些人眼里,这却是他们提升自己、发展自己兴趣的最好方式。“这几年,非沪籍人士尤其是18-25岁的外地年轻生源上升很快。”上海市教育考试院高招办副主任汤军说。

  记者了解到,由于在上海参加成人高考没有户籍限制,因而,参加成人高考成为越来越多外来人员融入上海城市的重要选择之一。近年来,非沪籍考生参加成人高考的人数有所上升,今年,非沪籍考生达2.5万名,占到了报考总数的38%。

  此外,成人高考生源的另一个变化是:往年,高中及其同等学历的考生较多,现在,很多考生拥有大专、本科、硕士等学历的人员,因为个人兴趣爱好、专业与工作不匹配、为长远的职业发展考虑等多种原因,纷纷选择参加成人高考。

  目前在静安区某公司做HR的白领祝志伟,可谓是“终身学习”的典范。今年只有30岁出头的他,已经拥有两个学士学位,目前正在努力攻读第3个学士学位。“1999年,我考上了东华大学[微博]市场营销专业的专科,当时我们那一年的高考分数线特别高,以我当时的分数线,现在都可以读二本了。”小祝告诉记者,毕业后,他出于扩宽知识面的考虑,又通过网络教育专升本考取了东华大学的经济学本科。

  “后来我在一家公司做会计,出于工作的需要,我又读了个会计学本科。”小祝告诉记者,现在,他正在读复旦大学继续教育学院汉语言文学的本科。“我的目标是:40岁之前把人文、社会科学类的专业都修一遍。”

  如果说小祝是出于兴趣先后参加了两三次成人高考,那么目前在某咨询公司做业务总监的李乐则是因为工作需要而选择了成人高考。

  专科学习化工工艺专业的她曾经在一家公司做人事经理,出于工作需要,她通过成人高考考进了复旦大学继续教育学院人力资源管理专业本科。小李说,拿到本科文凭后,她的发展平台变得更好,不仅顺利跳槽,月薪也有所上涨。

  今年27岁的某快递公司快递员杜涛来自宁夏,高中毕业后,由于家庭原因没能继续深造。2006年来到上海后,他进入某快递公司做快递员。“上海的本科生太多了,我一个高中学历,想要在公司继续发展,将来要做管理层,必须要有学历。”小杜通过业余时间努力复习,考上了复旦大学继续教育学院物流管理专业高起本,目的就是为了将来在快递这个行业里更好地发展下去。

  目前参加成人高等教育的考生有4种情况:

  从工作需要出发,边学习、边实践,以获取学历为主要目的;

  成人高校成为外来人员提升自己、尽快融入上海的一种较好的途径;

  不为学历,而是希望满足自身终身学习、知识更新的需要,学习的目的在于解决实际问题;

  出于丰满自我、丰富人生的目的而选择报考成人高考。

  》对话业内人士

  成人高考改革方案将尽快出台

  由于生源下降,现在的成人高考已失去了其原先“选拔性考试”的意义,正在演变为“资格性考试”。到底,成人高考还有没有存在的必要?本报记者对话上海市教育考试院高招办副主任汤军、上海市教科院职成教研究所党支部书记顾晓波、复旦大学继续教育学院招办主任姜为、华东理工大学继续教育学院招办主任王玉华、上海电子信息职业技术学院继续教育学院副院长吴亚人等5位业内人士。

  自考、远程教育与成人高考互补

  记者:最近几年,成人高考生源逐年下降。众所周知,在全日制普通高校之外,成人接受教育的方式还有很多,如自考、远程教育、电大等,它们是否会在将来取代掉成人高考呢?

  汤军:成人高考是全国统一的招生考试,入学门槛相对较严,上课方式基本为面对面的开班授课。自学考试不用经过入学考试。通过所有课程的考试后,才可以获得文凭。电大、远程教育的入学考试由各高校自主命题,采取网络教学等方式。四者的学历均由国家颁发、承认。至于含金量,不同用人单位看重的文凭不一样。

  目前,成人高考、自学考试的规模相对较大,远程教育由于适应年轻人的特点,近年来发展态势迅猛。它们互为补充,为市民提供更多的学习机会。

  非沪籍生源增加,成人高考仍有需求

  记者:现在成人高考所面临的生源危机是阶段性难题,还是预示着它已失去了存在的必要?

  吴亚人:现在人们的学历普遍提高,我个人觉得成人高考存在的必要似乎已经不太大了。

  姜为:成人高招虽然进入低谷期,但是过几年,随着适龄人口增多,成人高招的生源会再度回稳。这段时间可能还需要四五年。

  王玉华:上海的高考入学率较高,相对来说愿意读成人高教的学生已经不太多了。但是外地没有机会上大学的学生仍有很多,我认为,成人高教仍有需求。

  汤军:上海一直在努力建设学习型社会,而成人高考是一个很好的教育模式。我认为,它依然有其存在的必要。今年比较热的一个话题是“异地高考”,其实除了秋季高考,成人高考也是一种获得文凭的途径,其学历也受国家承认。我认为,这中间存在一个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一方面是一些外地来沪人员渴望得到学习机会,一方面是一些成人高校招不到学生。如果能够对接好,是一件双赢的事情。

  有关部门应该对成人高教分开层次

  记者:成人高考如果要继续走下去,各位有什么建议?

  吴亚人:我个人认为,成人高考的考试方式应该改革了。现在开放大学(原电大)是注册入学,网络学院由学校考试,成人高招却是全国统考,这种情况下,我们和他们抢生源是不公平的。何况现在录取分数线都这么低,分数线的意义已经不大,我认为可以用能力测试来代替全国性统考。

  此外,我认为有关部门应该对成人高教有所调控,分开层次,如985高校等一本院校可以开设更为高端的成人高等教育,如研究生教育;专升本由一些二本院校来开设,高起专可以留给一些高职高专学校来办。否则,现在各大学的招生计划都没有限制,分数线又低,人人都报名牌大学,像我们这样的学校就太弱势了。

  顾晓波:我也认为,不同类型的成人高校应该有自己的定位。过去,很多高校开办成人教育,是由于经费不够,成人教育起到的是“皮夹子”的功能。但现在大多数高校都不缺经费。

  当然,成人高校自身也应努力转型,抓内涵建设,将关注重心放到教学质量上去,打出自己的品牌。

  此外,我也赞同,成人教育的未来发展趋势应该是敞开门户、采取注册入学,不一定还要再参加成人高考。

  姜为:我不同意这样的想法,我认为只要学生有需求,我们就要办下去。不过,我们也正在规划,5年以后逐步取消专科,只保留专升本。我认为,一些高职高专类型的院校可以走职业培训的路线。

  汤军:上海改革成人高考的意愿非常强烈。目前,我们正在积极调研、收集材料,争取尽快出台成人高考的改革方案。现在,我们的专科招生已经实行自主招生,成人高考也该迈出改革的一步了。最起码,我们希望能够在专科层面取消全国统考,争取走自主招生的路线。

热门关键词:

汇款方式 | 合作流程 |
Copyright © 2013 中国期刊论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